阿瑟·盖尔布去世,曾给时报打下烙印

 作者:田购     |      日期:2017-10-01 12:17:10
阿瑟·盖尔布(Arthur Gelb)具有强大的人格力量,他在《纽约时报》曾连续数十年都是一个主导性人物他将《纽约时报》的都市报道和艺术报道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并帮助时报在现代塑造了自身的形象阿瑟·盖尔布周二在曼哈顿家中去世,享年90岁 其子,纽约大都会歌剧院(Metropolitan Opera)总经理彼得·盖尔布(Peter Gelb)透露,死因系中风并发症 盖尔布在1944年被录用为送稿生(copy boy),之后一路晋升,并在20世纪后半叶成为了《纽约时报》独一无二的人物他作为评论人、首席文化记者、都市版主编、执行副主编及执行主编,留下了深深的印记1989年,他在执行主编任上退休 瘦高的盖尔布——身高6英尺2英寸(约1米88)——无论担任哪个角色都不知疲倦、躁动不安、咄咄逼人,热情洋溢地回应可能挖到的猛料时如此,对其他管理层成员的突发奇想做出激烈反应时也是如此那些突发奇想的念头常常来自同样不知疲倦的A·M·罗森索(A. M. Rosenthal)罗森索在纽约城市学院(City College)就读时比盖尔布高两级,之后在时报的管理层级上也总是领先一步罗森索最终担任了主编,这是新闻编辑部的最高职务 盖尔布在为文化版撰稿时,在日益壮大的外百老汇发现了许多新星他的评论和新闻报道对不少崭露头角的新星起到了推动作用,其中包括伍迪·艾伦(Woody Allen)、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迪克·格雷戈里(Dick Gregory)、兰尼·布鲁斯(Lenny Bruce)、杰森·罗巴兹(Jason Robards)、约瑟夫·帕普(Joseph Papp)和科琳·杜赫斯特(Colleen Dewhurst)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他作为编辑部领导层之一,在构思和执行一系列单日独立版面时,扮演了关键的角色,如周一体育版(SportsMonday)、科技版(Science Times)、美食版(Dining)、居家版(Home)、周末版(Weekend),以及在周日发行的专题杂志所有这些尝试,在扩大和加深新闻报道的同时,都成为了广告的持久载体,即使在经济形势不佳时也是如此其他报纸竞相效仿这种做法 在盖尔布担任都市版主编任内,时报在弗兰克·塞皮科(Frank Serpico)警官披露的情况激发下,对警队的系统性腐败进行了调查这平衡了时报对时任市长约翰·V·林赛(John V. Lindsay)的政府不时表现出的热情拥戴,也催生了推行改革的纳普委员会(Knapp Commission) 时报出版人小阿瑟·苏兹伯格(Arthur Sulzberger Jr.)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盖尔布“为我们的新闻报道带来了巨大的活力和洞见” 盖尔布还发起或主管了许多获奖的调查报道,如揭露一名歹毒的美国纳粹分子背后有鲜为人知的犹太渊源;一名低调的郊区女孩在下东区过着吸毒成瘾的隐秘生活;一尊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突出展示的古希腊花瓶出处并不光彩,是从意大利走私而来(该博物馆的理事会包括当时的时报出版人阿瑟·O·苏兹伯格[Arthur O. Sulzberger]) 盖尔布和罗森索共同编辑了数册由时报文章、专栏和讣告组成的文集他们也卷入了一场涉及他们的朋友,作家耶日·科辛斯基(Jerzy Kosinski)的争议《村声》(The Village Voice)在1982年指称科辛斯基犯有抄袭等文学罪行 在被人指责袒护科辛斯基之后,盖尔布和罗森索授意在艺术休闲版发表了长达6000单词的文章进行反驳,称科辛斯基的祖国波兰的共产党政府策划了一场抹黑行动,他是其中的受害者多年以后,批评家爱德华·诺伊尔特(Edward Neuert)在Salon网站上写道:“现在我们清楚了,科辛斯基最有力的构思是自己的生活” 时报前记者埃德温·戴蒙德(Edwin Diamond)在1993年的著作《时报之后:新纽约时报幕后》(Behind the Times: Inside the New New York Times)中写道,罗森索和盖尔布“很聪明,不至于会向评论人士施压,撰写吹捧的评论”,但是“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推动,在新闻版面上刊登涉及朋友的正面报道” 盖尔布以栽培新秀而著称,他提携了很多后辈,包括莫琳·多德(Maureen Dowd)、保罗·戈德伯格(Paul Goldberger)、艾达·露易丝·赫克斯泰勃尔(Ada Louise Huxtable)、角谷美智子(Michiko Kakutani)、弗兰克·里奇(Frank Rich),以及首席摇滚乐评人约翰·罗克韦尔(John Rockwell) “他具有一般的编辑身上惊人地罕见的特质,”曾是时报影评人的作家雷纳塔·阿德勒(Renata Adler)说“他能让你想写东西” 他还作为研究剧作家尤金·奥尼尔(Eugene O’Neill)的专家,与妻子芭芭拉共同经营了第二项事业他们出版了两本权威著作,阐明了奥尼尔作为美国文化的重要人物所具有的影响力 盖尔布和芭芭拉·斯通(Barbara Stone)是在时报编辑部相识的,当时两人都是时报的小职员芭芭拉·斯通是小提琴家雅沙·海飞兹(Jascha Heifetz)的侄女,也是《纽约客》(The New Yorker)作者、剧作家S·N·贝尔曼(S. N. Behrman)的继女阿瑟·盖尔布与芭芭拉·斯通在1946年结婚,同年盖尔布从纽约大学毕业盖尔布逝后,芭芭拉仍在世他在世的家人除了儿子彼得,还有另一个儿子,在马萨诸塞州设计和建造房屋的迈克尔(Michael);孙辈四人,包括执导纪录片《寿司之神》(Jiro Dreams of Sushi)的戴维·盖尔布(David Gelb);以及曾孙辈一人 盖尔布承认:“我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愿意为我这么一个编辑工作我很明白,并不是每个记者都会迫不及待地去追我提出的无数线索(那些线索有时可能并不可靠),有人会觉得我仿佛是个疯子” 但是他记得,在与记者进行了一次尤具挫败感的猫抓老鼠游戏之后,他得到了自己的甜蜜复仇 “有一天中午之前,我在都市版的编辑部里问了一个又一个记者,有没有空,”他说“我问的前四个人都号称,在忙活我之前交给他们的任务第五个人,彼得·米里恩斯(Peter Millones)说自己能腾出时间来我说,‘给你一张棒球世界大赛(World Series)的票’” 尽管他时常言行莽撞,但有时候也会停下来反省 担任编辑时,他抓住一名记者,和蔼地开始问:“你知道他们都怎么说我吗……” 那名记者实事求是地说道,“嗯,肯定啊” 盖尔布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