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土,新生代玩出新花样

 作者:司空琛     |      日期:2018-02-01 03:09:23
一群年轻艺术家用更加时髦而成熟的形式重新定义了民间艺术 黛娜·贝切特(Dana Bechert) 黛娜·贝切特,陶器,135-640美元帕特里西亚·若因(Patrick Jouin),LeBeau桌子, 11,380美元,Cassina, (212) 228-8186 Photograph by Yelena Yemchuk. Hair: Brian Buenaventura at Management + Artists for Cutler/Redken. Grooming: Raul Otero. Set design: Kadu Lennox at Frank Reps. 黛娜·贝切特今年23岁,自从2012年毕业并获得雕塑学位以来,她便一直致力于发展自己的陶艺品牌她那极度生动的黑白花瓶和花盆衍生自美洲原住民阿克玛·珀布罗(Acoma Pueblo)风格的陶艺技巧,但是其上的一抹亮色和动物图案使它们显得更加抽象和复杂“所有雕刻都是徒手完成,比外表看上去的更加自然,”贝切特说每件作品最多要耗费她七个小时去完成她喜欢控制制作过程的方方面面,就算寻找花瓶和花盆上贴的彩色陶片也要自己亲自动手贝切特还和朋友们一起尝试一个食具设计计划,比如最近设计了一系列倒咖啡的漏斗“我觉得我的作品是一种工具,可以把日常生活中最基本的东西和美联系起来,品尝和分享食品与饮品,”她说 娜塔莉·赫莱拉(Natalie Herrera) High Gloss陶器,85-260美元;tableofcontents.us Photograph by Yelena Yemchuk. Hair: Brian Buenaventura at Management + Artists for Cutler/Redken. Grooming: Raul Otero. Set design: Kadu Lennox at Frank Reps. 大多数陶艺家都喜欢转陶、烧窑和上釉过程中的那种不确定性,但28岁的娜塔莉·赫莱拉却并非如此“我也希望自己的形式能更自由一点,因为陶土是最狡猾多变的媒介,但我更喜欢解决问题,喜欢研究角度和比例,”这位现居布鲁克林的平面设计师说,她最近推出了自己的陶艺品牌High Gloss她把独特的准确性带入了工作,使用罗盘、X-acto美工刀和三角板等非传统工具她对几何乃至积极空间和消极空间非常感兴趣,并说现代主义雕塑家罗斯·达克沃斯(Ruth Duckworth)和马丁·马吉拉时装屋(Maison Martin Margiela)品牌对她影响最大她说,他们“颠覆传统物品,为它们赋予新形式” 林赛·汉普顿(Lindsey Hampton) 林赛·汉普顿陶器,90-275美元;手工与设计美术馆, (415) 773-0303;Risom桌子(盖有桌布),1206美元起,dwr.com Photograph by Yelena Yemchuk. Hair: Brian Buenaventura at Management + Artists for Cutler/Redken. Grooming: Raul Otero. Set design: Kadu Lennox at Frank Reps. 30岁的林赛·汉普顿现居温哥华,正式工作是平面设计师,她说自己的灵感来自瑞士极简主义设计,还有达达主义她喜欢将两种方式并置在一起,“将简洁和喧嚣嫁接起来”她的陶艺也有同样风格,她用有趣的锯齿线装饰简单的、建筑式的形状陶器与不加装饰的陶土,画上她那些摇滚乐海报和品牌设计品中常见的彩点和淡彩渐变色她的技巧也横贯两个种类她在做陶器时将Photoshop效果简化,把色彩混入坡度变化和镂花中去,制造出鲜明的角度“我用陶器满足我多维度的创作欲望” 本·麦丹斯基(Ben Medansky) 本·麦丹斯基陶器,60-200美元,poketo.com;克雷特·巴里尔(Crate Barrel),Parsons桌,489美元,crateandbarrel.com Photograph by Yelena Yemchuk. Hair: Brian Buenaventura at Management + Artists for Cutler/Redken. Grooming: Raul Otero. Set design: Kadu Lennox at Frank Reps. 25岁的本·麦丹斯基在芝加哥艺术学院学过陶艺,曾帮助风格多变的洛杉矶设计二人组汉斯兄弟(Haas brothers )开设陶艺工作室,亦曾在孟菲斯重要设计人物彼得·夏尔(Peter Shire)那里当过学徒,夏尔的波普艺术风格作品带有文艺复兴气质一年前他开始自立门户,采取了一种更低调的形式,主要是在使用他标志性的带白斑的陶土制作器具,并在其上增添或移去简单的几何形状他的新系列受机车零件、发电厂和径向汽封片启发,使用工业挤压器制作指骨形状的东西“我喜欢控制混乱的感觉,完美的圆柱体之上有精心设计的混乱,让人想起机械世界,但也是一个自然主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