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如何将莎士比亚“美国化”

 作者:单霓     |      日期:2017-09-02 15:28:14
过去的六个月里,纽约的莎士比亚已经过剩了为了庆祝他诞辰450周年,举办了八场百老汇和外百老汇莎士比亚戏剧演出——这对于最饥渴的莎士比亚剧迷来说也足够了但是对于19世纪的美国来说,这样紧密的安排恐怕根本不够 200年前,莎士比亚占据了东海岸城市舞台剧目的1/41800年到1835年,费城可以看到莎士比亚全部37部剧目中的21部淘金潮之后的十年间,加利福尼亚也可以看到很多了有些剧目是在旧金山宫殿般的詹尼·林德剧场上演,历史学家康斯坦斯·鲁克(Constance Rourke)在《黄金海岸的演员们》(Trouers of the Gold Coast)一书中写道,淘金者们“从赌场和廉价舞厅蜂拥而来,只为一睹《哈姆雷特》(Hamlet)和《李尔王》(Lear)” 美国人为莎士比亚而疯狂若说证据,只需在《莎士比亚在美国:从独立战争至今的选集》(Shakespeare in America: An Anthology From the Revolution to Now)中寻找,这本书将由美国图书馆(Library of America)在下月出版,为了赶上莎士比亚诞辰的日期 这部选集由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著名莎学家詹姆斯·夏皮罗(James Shapiro)编辑全书第一篇是对哈姆雷特那篇独白的戏仿,由“无名氏托里”创作于1776年,是为了呼应1776年大陆议会要求所有殖民地居民在抵制英货的文件上签字文章开头是“签还是不签这是问题”全书最后一篇是《网》(Nets) ,这是诗人和视觉艺术家詹·波文(Jen Bervin)的作品,从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中选出词语,为它们赋予令人意想不到的涵义和组合方式 全书中有许多发现和惊喜,比如洛德·巴克利(Lord Buckley)在垮掉派时期写的《潮人、冒失鬼和打响指的老家伙》(Hipsters, Flipsters and Finger-Poppin’ Daddies)就是莎士比亚最著名的演说(“我今天是来埋葬凯撒,不是来赞美他”)的延伸乐段;还有《1922年的莎士比亚们》(Shakespeares of 1922),是洛伦兹·哈特(Lorenz Hart)和莫里·里斯金德(Morrie Ryskind)创作的歌舞杂耍剧本草稿但对于许多读者来说,最令人大开眼界的还是夏皮罗教授记载的大量对莎士比亚的炽热爱意,从普通美国人到最有名的英语作家应有尽有  “南北战争时期的25年间是最特别的,”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写过苔丝特蒙娜与奥赛罗发生性关系,林肯也读《麦克白》(Macbeth),还有格兰特总统,他曾经在军营里彩排过苔丝特蒙娜这个角色这些都不是能编出来的那个时候人们对莎士比亚的迷恋就到这个地步” 夏皮罗教授在全书前言一开始就描述了格兰特短暂的登场,他说得很正确:“这是莎士比亚在美国传播史上最值得纪念的时刻之一”那一年是1846年,地点是得克萨斯的科珀斯克里斯蒂 为了给军人们提供消遣,一座剧院迅速建成了,将要上演《奥赛罗》(Othello)苔丝特蒙娜一角本来要由未来的南部联盟将军詹姆斯·郎斯特里特(James Longstreet)出演,但人们觉得他个头太高个头矮一些的格兰特就接替了他的位子“他真的在彩排中出演了苔丝特蒙娜,但他没多少感情,”朗斯特里特后来回忆最后,在饰演奥赛罗的军官要求下,一位职业女演员又取代了格兰特,朗斯特里特写道,那个饰演奥赛罗的军官“看到格兰特穿成苔丝特蒙娜的样子,根本没法入戏” 普通士兵可以欣赏莎士比亚戏剧,这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19世纪,美国人从孩提时代就开始全心全意地欣赏莎士比亚“几乎所有拓荒者的小屋里都会摆上几卷莎士比亚,”亚里克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在19世纪30年代写道“我记得自己是在一座小木屋里第一次读到《亨利五世》(Henry V)这部历史剧” 多亏了美国的教育系统,莎士比亚的语句被播撒在肥沃的土壤上,美国教育视公共演说为民主政治的必要才能,并把莎士比亚的作品当做政治与道德片段的金矿 《哥伦比亚演说家》(The Columbian Orator)、《国家演说家》中都有显著的莎士比亚选段,高等麦克格雷(McGuffey)教材读本中也有“男孩和女孩们都会朗诵和表演剧本选段,”圣母大学的英语教授桑德拉·M·古斯塔夫森(Sandra M. Gustafson)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是教育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女人们把莎士比亚当做一种家庭版本的大学课堂在19世纪后半叶,为女人建立的莎士比亚俱乐部在美国遍地开花,在1880年到1940年这段巅峰时期,从马萨诸塞州的伍斯特到得克萨斯州的沃克西哈奇,共有500多个这样的俱乐部 “她们一个月聚会一两次,”明尼苏达州的英语教授与最近出版的《她在阅读:美国的女人与莎士比亚俱乐部》(She Hath Been Reading: Women and Shakespeare Clubs in America)作者凯瑟琳娜·韦斯特·谢尔(Katherine West Scheil)说“她们进行很认真紧张的学习,有关于情节和人物的测验,还有默记练习她们点名,每个被点到的人都要背上一段莎士比亚的作品”有些俱乐部连备忘录都是用素体诗写的 美国人声称莎士比亚也是他们的,部分是因为他提出的那些大问题也是这个国家所关注的“现实中无法直接处理的移民和种族之类题材,可以通过莎士比亚的作品去面对,”夏皮罗教授说,“关于这些令人困扰的问题,我们却没有一种语言可以用来表达我们的感情在大西洋两岸,或许没有另一位作家能像莎士比亚那样,可以令读者去深思这些问题与分歧” 随着美国文学日益兴盛,盎格鲁-萨克森族裔以外的移民大量涌入,其他形式的大众娱乐开始普及,莎士比亚也渐渐失去了对普通读者的吸引力夏皮罗教授的选集中有一篇毛里斯·伊文思(Maurice Evans)为删节版的《哈姆雷特》写的序言,1944年,他曾为太平洋战场上的大兵们演出了这个版本,他觉得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应该没有看过莎士比亚戏剧“我们不应当指望他们对这出悲剧有任何了解,或者熟悉与它有关的任何传统,”伊文思写道格兰特将军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