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500亿巨亏说有意夸大 大部分利润被转移

 作者:哈空     |      日期:2019-03-15 03:16:00
销售业务盈利足以弥补炼油补贴,“巨亏说”遭质疑   10月20日,中石油总裁周吉平称:由于政府限制成品油价格,今年公司炼油业务将出现净亏损人民币500亿元   在他看来,今年政府为缓解通胀压力,对成品油价格实行了控制,因此中国的成品油价格并未完全反映出今年早些时候国际油价的攀升这是造成中石油今年炼油板块巨亏的重要原因   “今年油价超过100美元/桶时,国内成品油价格肯定未能实现与国际油价同步,”有石油业内人士指出,“但因此中石油的亏损是否那么庞大就值得斟酌了,其目的令人怀疑,我认为中石油是在夸大亏损额”   据他透露,因为中石油是上下游一体化石油企业,因此其业务覆盖上游勘探、中游炼化及下游销售,“想要在各板块间调节利润是很容易的”   举个例子,在炼油板块巨亏的同时,中石油的销售板块却长期享受近1000元/吨的销售毛利,这就很不正常”   对此说法,息旺能源分析师廖凯舜等均表示认同   巨亏涉嫌夸大   此前,中石化的“政策亏损说”也曾引发争议当时中石化每年都获得中央财政百亿元以上的补贴中石油只是中石化的故技重施   根据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当国际市场三地原油价格连续22个工作日平均移动价格变化超过4%时,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可相应调整汽柴油及航空煤油等成品油价格   “然而今年国际油价大幅波动,国家发改委却出于缓解通胀需要,并未严格执行成品油定价机制,或者说,调价幅度远低于国家油价涨幅,因此原油价格上涨的很大一部分压力只能炼油企业自己承担”,中石油旗下炼厂负责人坦言   他举例说,4月6日国家发改委上调汽油价格500元/吨,柴油价格400元/吨,调整幅度接近7%,被称为是史上第二大涨幅;而同期国际油价已上涨了14%以上,而且这次涨价还是在国际油价已上涨近一个月后才实施的,提价之前的成本是要由炼油厂负担的   “正因如此,今年国内炼油厂生产积极性普遍不高,到9月底时国内很多炼厂的开工率尚不足80%”,廖凯舜说   但上述业内人士却指出,中石油夸大了炼油政策性亏损的规模他表示:“中石油业务覆盖了整个石油产业链,通过上下游一体化,完全可以调节各板块利润,达到盈利目的油价波动对其造成的亏损绝不至500亿之巨”   来自易贸资讯的数据证实了这点:4月1日,93#汽油山东地炼出厂均价为8725元/吨,而当地93#汽油的最高零售限价却达9376元/吨,两者价差为651元/吨;4月2日90#汽油浙江地区地炼企业出厂价仅为7980元/吨,而当地90#汽油的最高零售限价却达8890元/吨,两者价差达910元/吨   “中石油是将部分甚至大部分利润转移到了销售板块,从而让炼油板块陷入了巨亏”上述人士表示   对此,国家发改委应该是心知肚明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一份文件中明确指出:“要求中石油、中石化发挥石油企业内部上下游利益调节机制作用,平衡内部各板块利益关系,缓解炼油企业困难”   定价期待放开   近期国内很多加油站都开始实施限购,此时中石油抛出“油价致亏说”无疑增加了各界的不满   “此次油品供应紧张是现行定价制度弱点的再次暴露,它完全不考虑国内的供需情势,”廖凯舜说,“事实上国内成品油供需绝未达到‘油荒’的程度,只是因为供需比较紧张,批发价格与零售价格倒挂,导致民营加油站难以获得廉价资源罢了”   据他介绍,今年成品油价格长期没有到位,导致中石油、中石化各炼油厂开工积极性普遍不高,且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国内成品油终端零售价格将要下调,因此经销商库存水平也处于低位而且9月和10月正是农忙时节,终端用户对柴油的需求旺盛三重因素叠加,导致民营加油站油荒   “此时,一些民营加油站在舆论上的大肆渲染两大集团终止供油,从而扩大了全社会对油荒的紧张程度,于是囤油、多加油等油荒现象就在全国很多地区上演了”他表示   对此,易贸资讯副总裁钟健表示认同他认为,现行定价机制除了调价周期过长等问题外,未考虑国内供需形势也是其重要的问题   “4月调价时,国家发改委有意错过了春播,但这种举措与现行定价机制的精神并不相符,这会造成市场对价格趋势的错位判断,进一步扭曲市场的供需”一位中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高层指出,“而国庆节后的降价,又忽略了秋收时节市场对成品油需求的增长”   上述高层认为,政府应逐步放开成品油的价格管制,让企业自主定价,以避免现行定价机制屡屡出错的尴尬   “我不主张完全放开成品油市场,但打破寡头垄断,实现有限竞争格局是必须的只有多油源、多渠道、多层次的成品油市场体系形成,油荒的尴尬才能够彻底消失”上述高层表示,“政府管得太多不是好事!”   10月20日,周吉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