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抑或他杀?两岸三地学者发布富士康调研报告

 作者:石戊     |      日期:2017-06-03 17:23:11
报告涉及富士康位于深圳、南京、昆山、杭州、天津、廊坊、太原、上海、武汉等华北、华中、华东、华南共7省市的12个厂区调查采用问卷与访谈相结合的方法,共获得有效问卷1736份其中在深圳与昆山两个历史最长、工人密度最高的厂区集中获得有效问卷1500份,其他地区以深度访谈为主,共获得访谈案例约300个 有14名调查团成员进入了富士康,亲身经历数十天的打工生活,收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报告称,在富士康的深圳、昆山、太原、武汉、上海厂区,均存在大量滥用学生工的情况,在某些车间,学生工使用率竟高达50%富士康利用无须跟学生工签正式劳动合同、无需为他们缴纳社保的法律漏洞,大规模使用学生工作为廉价劳动力由于缺乏法律保障,在出现工伤时,学生工陷入企业、学校、政府“三不管”的困境中 富士康更公然违法,强迫学生工超时加班,强制未成年工加夜班对于年少的实习生与未成年工人,富士康也像普通工人一样对待,每月加班超过八十小时,并且实行日夜班轮换制度,每三周或每月换一次班 调查发现,富士康的管理模式最显著的特征是“人训话管理”而非“人性化管理”具体而言,包括工时超长与劳动强度极大,工人反映“累得眼泪掉下来”;工资方面,实质上“涨工资是明升暗降”;劳动过程的管理原则是“服从,服从,绝对服从!”,导致出现“把人当机器,活着没意思”的困局;门禁制度严格,工人感觉“工厂像监狱”;“你的命运不在你手里,在主管手里”…… 报告称,富士康表面上为工人提供了食宿与娱乐设施等“便利”,但实际上工人的休息时间、宿舍生活都被纳入工厂管理,服务于“零存货生产”(just in time production)的全球生产策略 实质上,工人的生活空间仅仅是车间的延续,工人的饮食、睡眠、盥洗等日常生活也像流水线一样被安排具体来说,吃的饭“你要忘记它的味道”,住在宿舍“像在坐牢一样”,而且还要“做义工以换取居住权”,“一星期休息一天,很少有时间娱乐了” 而工厂外面的社区则不但容易遭抢劫而且只要风闻涨工资,周边的房租、日常消费就全都涨起来了因此,工人在工厂内外的社会空间面临双重挤压,以至于在事实上被剥夺了生活的全部空间,犹如被囚禁在这个代工帝国之中 调研组走进工业区附近的医院探访了富士康工伤员工,深入访谈了10余名工伤患者和职业病隐患受害者,结果让人震惊调查发现,在职业安全方面,电镀、冲压、抛光等车间工作环境极其恶劣,职业安全隐患诸多,工伤频发、工伤瞒报谎报、处理不规范等问题十分严重 在医院探访中,调研者发现地发现,由于富士康严格的“三级连坐”制度,工伤事故往往被基层管理部门层层瞒报,通过“私了”的非法手段解决因此,受伤的工人虽然缴纳了社会保险,其医疗费用和赔偿却依然得不到保障用这种“私了”的违法手段处理工伤的现象在不同厂区都有出现在医院探访中,多名工伤工人反映管理人员不允许他们进行工伤鉴定,他们需要垫付医药费,有的甚至因为无力垫付而导致伤情恶化,更不要说获得法定的工伤赔偿 在1736位问卷调查受访者中,近九成工人表示自己没有参加工会,四成工人表示工厂没有工会,大部分人不知道工会的职能在深入访谈中,受访者表示:“没听说工会干的是什么”;“有问题反映了也没用”;“他们和企业是一伙的”在探访工伤和自杀幸存工友期间,没有看到工会的影子,更不用说工会代表工人向富士康争取工人的合法权益 然而,富士康工人的每月加班时间在“跳楼事件”之前超过100小时,“跳楼事件”后还保持在80小时以上,大大超过劳动法规定的36个小时的最高限名义上的“自愿”加班,实际是在每个月初要求工人签署《自愿加班切结书》,是变相强制性加班如果工人不签署,整个月都丧失加班机会,并且会受到种种惩罚在跳楼事件之后,富士康严格规定每月加班时间按80小时计算工资,超出80小时的部分,不支付加班工资有工人反映,在每天10小时工作时间内未完成生产定额的情况下,管理者会强迫整条生产线的工人义务加班 富士康宣称6月份起工厂会为工人加薪30%以生产线的普工为例,五月份的工资在1800左右,加薪后,七月份工资约2000元,但同时,富士康取消了工人的年资津贴和季度奖等福利而加薪之后,生产排配明显增加,工作压力加大 跳楼事件后,富士康火速成立了员工关爱中心,并且开通员工关爱热线,调查者发现,这个关爱中心不但不能够真正解决工人的需求,反而把工人的求助或投诉信息直接返回基层管理部门,侵犯了工人的隐私,给工人带来巨大压力 关爱中心设置的24小时通报机制,针对员工心理异常状况,设立有奖通报热线,然而这一“关爱”举措事实上成为富士康排查“问题”工人的工具一旦一个工人被“举报”,这一信息很快会到达基层管理部门,由基层管理人员层层评定,转交关爱中心处理跟进工人只要比平常沉默一些,或是情绪化一些,就可能被“心理咨询师”怀疑有心理问题,24小时之内就会被迫自动离职回家 通过这一机制,富士康杜绝一切“自杀隐患”,工人的一切都掌握在工厂的控制之中在富士康工作,就不存在真正的休息,真正意义的生活宿舍并不是工人得以生活的场所,而只是工厂的延伸除了拥挤导致休息经常受到干扰,不少宿舍条件设备太差之外,宿舍管理非常严苛、无理:工人不得自己洗衣服,不得用吹风机吹头发,夜晚11点前必须归宿……违者都有重罚 在宿舍安排上,老乡绝对不会被安排在相同的房间,一个车间的同事也绝不会住在同一间宿舍,这种原子化的管理方式,使得工人之间在生产之外的生活被完全割裂,工人除了孤独,只能冷漠,这使得工人失去了人身自由与个人空间 在富士康调查时,当表述对工厂的管理制度与个人工作生活的感受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十分“不冷静”地这样倾诉压抑、枯燥、乏味、辛苦、忙碌、累、没前途、无聊、无奈、空虚是他们对于富士康的描述中使用最多的词汇56.3%的受访者到富士康工作都不满半年,工人对工作没有任何的新鲜感、成就感、主动感,只能感到十分的“枯燥”、“累”、“不人性”…… 当调查者问道“你觉得自己在工厂里是什么角色”的时候,他们说:“我们比机器还要像机器”;“空调是用来给机器服务的”工人是用来被机器损耗的”,这是一个工人对工人与机器关系的概括;“我只是车间里的一粒灰尘” 报告作者说,“富士康帝国改变了他们的性情,格式化了他们的头脑,禁锢了他们的思维尽管每个人抗压能力、消解压力方式不同,但是他们都被富士康改变了、改变着“压抑”、“累”、“空虚”构建了一个他们的精神面貌,囚笼般的生产和生活遮蔽了他们探视事件真相的双眼,麻木了他们的同情心,减弱了他们自我保护的意识” 当然,他们可以选择离开富士康,很多工人在离开时都会很豪气地大呼:“我把老板炒掉了!”;“老子终于离开富士康了!”但是,离开的人仍然是难以找到发展前景的,其中有些又回到富士康 他们除了富士康,或是像富士康这样的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