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枝“鏗鏘玫瑰”光榮謝幕——專訪中國女足運動員浦瑋

 作者:厉渑茧     |      日期:2019-05-08 07:14:01
新華社重慶2月15日電  題:最後一枝“鏗鏘玫瑰”光榮謝幕——專訪中國女足運動員浦瑋       新華社記者陶冶、周凱       正如玫瑰之於情人節,對於中國女足來說,“鏗鏘玫瑰”就是中國女足光輝歲月的代名詞浦瑋,“鏗鏘玫瑰”最後一名還馳騁在綠茵場上的老將,在為國征戰219場過後,馬年伊始終於決定結束自己的職業生涯15日,重慶永川女足國際邀請賽期間,新華社記者對浦瑋進行了專訪,一起回味這位女足功勳隊長十多年的“玫瑰人生”,也一起把脈當前還處於低谷中的中國女足     (小標題)幸運:職業生涯起點高 不捨:多次離開又多次回來     “我進國家隊的時候,正好是孫雯、劉愛玲等女足老隊員叱吒世界足壇的時候,所以我的職業生涯起點確實蠻高的”浦瑋一開場便這樣回答記者讓她評價自己的足球生涯     的確如浦瑋所說,1999年,年僅20歲的浦瑋剛進國家隊,便作為主力球員奪得世界盃亞軍,成為了那支光榮的“鏗鏘玫瑰”集體中的一員     “但從雪梨奧運會之後到現在,女足國家隊便開始遇到坎坷和波折,隨著老隊員紛紛退役,我自己也成為了球隊的中堅力量,需要承擔起更大的責任”浦瑋將自己職業生涯的後半段定位為發揮老隊員的“傳幫帶”作用     浦瑋說,自己曾經幾次“退役”,卻又幾次重回綠茵場,都是源於對女足運動割捨不下的情結     “作為老隊員,成績下滑後壓力也很大,暫時的離開也只是給自己緩和的機會,去調整心態,再加上隊伍確實也需要老隊員發揮‘橋梁’的作用,所以幾次又回來了,”浦瑋說     從1998年亞運會初登賽場,到2014年退役,浦瑋的國家隊出場紀錄停留在了219場這個驚人的數字上談到其中最令她難忘和遺憾的,浦瑋坦言仍然是1999年美國世界盃決賽     “當時的場景依然記憶猶新,第一次參加世界大賽就登上了領獎臺,雖然最後錯過了冠軍,但這個成績對我的職業生涯來說又是最大的肯定,”浦瑋對自己的職業生涯表示肯定     (小標題)放低姿態 狠抓青訓 女足崛起需一步一步來     “不甘”是浦瑋對目前中國女足現狀簡短而又充滿感情的評價     浦瑋說,女足國家隊好久都沒能在國際大賽上展示自己,全運會後又有大批處於當打之年的球員退役,年輕球員又缺乏國際大賽鍛鍊,女足重新崛起還看不到希望     那麼對於如何才能讓中國女足重新崛起浦瑋認為,首先,要把姿態放低,不要和老女足比,不要給太多的壓力,先爭取在亞洲逐漸找回信心,畢竟現在和歐美強隊的巨大差距確實是存在的其次,一定要下大力氣抓青少年球員的培養“基本功的東西都要通過到國家隊來調教和指導,要想取得成績那是肯定有難度的”浦瑋認為目前國內的年輕後備人才培養存在很大的問題     浦瑋進一步強調,老女足的精神當然值得現在這支年輕的中國隊學習,但精神並不能代替實力上的差距,所以中國女足要復興最重要的還是建立能培養更多優秀球員的體制機制     此外,浦瑋還認為當前女足運動員的收入確實“太可憐”,希望主管部門和社會各界能給予女足更多的關心,這樣才能讓更多女孩子願意從事女足這項運動     (小標題)暫不考慮教練 要回歸家庭     對於退役之後的打算,浦瑋表示除了和地方隊還有一些需要協調的關係之外,目前還沒有其他明確的打算,將會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家人     “當教練我暫時不會考慮”,浦瑋明確排除了“踢而優則教”的可能性,“當教練很不容易,特別是當女隊的教練,要想的更多、更細,所以教練這塊目前還是不太會去考慮做”     而對於今年女足亞洲盃前5名都可進軍明年加拿大世界盃的大好局面下,是否考慮明年重回國家隊第四次征戰世界盃浦瑋表示,現在和以前不同,畢竟年齡到這裡了,再次復出的可能性不大,這兩年的精力將主要回歸家庭     記者追問是否在考慮生孩子浦瑋笑著坦言,確實已在計劃當中,她甚至表示,如果是女兒,如果孩子也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