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停在“原始社會” 快來場“造星運動”——中國女足路在何方之七

 作者:禄晰趱     |      日期:2017-09-04 18:14:30
  新華社溫哥華7月5日電  題:別停在“原始社會” 快來場“造星運動”       ——中國女足路在何方之七       新華社記者王浩明、公兵、馬邦傑     “你們需要培養更多的球星,”國際足聯發展部高級經理布蘭科對新華社記者說     怎麼培養相比美國、德國和日本女足的包裝、推廣和自我行銷,我們仿佛仍然活在“原始社會”     所幸,低谷徘徊已久、長期無人問津的中國女足在這屆世界盃上力拼對手殺入八強,引發了強烈關注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女足不能放過這個打翻身仗的機遇看看外面的世界,中國女足亟需一場“造星運動”     (小標題)“被報道”還是“要報道”     亞歷克斯·摩根目前是美國隊最炙手可熱的球星,在世界盃決賽的現場,幾乎一半美國球迷穿著她的球衣為了不錯過看到她的一次機會,球迷們在球隊下榻酒店大堂一站就是一天     “摩根能通過她的職業生涯激勵整整一代人,這就是球星的作用,”福克斯體育市場部主任高特雷柏說     福克斯體育臺擁有加拿大女足世界盃電視轉播權,但他們不僅僅是一家轉播商     在美國各個城市的戶外廣告屏和地鐵裏,貼滿了福克斯製作的美國女足海報,無論是上班族還是學生,一抬眼就能看到摩根、瓦姆巴赫和索洛     在美國、法國和德國等國家,媒體在造星運動和整體包裝中起到的作用,是超乎我們想像的     法國足協與媒體合作,讓女足運動員可以佔據《ELLE》時尚雜誌的封面,成為愛美女孩的新偶像在福克斯電視臺的運作下,摩根和瓦姆巴赫登上過《美國偶像》的舞臺     今年5月12日,美國隊與愛爾蘭隊進行了一場熱身賽,那天正好是母親節福克斯體育策劃了一場“母親節的驚喜”,在球員們賽前集體吃飯時,她們的母親突然集體走進餐廳這些女足球員都已經好久沒有和自己的媽媽過一個母親節,她們驚喜的喊叫、緊緊的擁抱和激動的淚水都被福克斯的攝像機記錄下來比賽的入場式上,球員們更是平生第一次牽著媽媽們的手走進賽場,14年沒有與母親一起過節的瓦姆巴赫與媽媽緊緊擁抱甚至潸然淚下的場景成為經典     這樣的溫情瞬間,感動了無數人,為美國女足的形象加分不少,更讓瓦姆巴赫這樣的鋼鐵戰士變得有血有肉,贏得了更多球迷的心     若是我們的女足,能策劃這樣一齣溫情劇嗎會允許比賽日球員的餐廳出現攝像機嗎     講故事並不影響真實,紀錄片也需要導演中國女足更多時候還是在媒體場中被牽引,球員和球隊的形象只能是散亂的碎片只有精心策劃,變被動為主動,才能把一支球隊、一個球星的形象樹立起來     “我們缺乏一個將女足與社會和媒體溝通的橋梁,現在國外都有專業的團隊去做這樣的事情,”前世界足球小姐孫雯說     (小標題)“做公益”還是“做生意”     策劃、包裝、推廣,都需要大量的資金,錢從哪來只能是贊助商     在國內,最近很多企業和個人看到女足姑娘們的艱辛,慷慨解囊,卻把贊助變成了捐贈大會       我們相信這些企業家的善心,但如果把贊助變成捐助,把做生意變成做公益,恐怕難以持久     相比眾所矚目的男足,女足的贊助商的確不好當,這考驗的是贊助和被贊助雙方的智慧     在德國,安聯保險是德國女足國家隊、德甲女足聯賽以及拜仁慕尼黑和法蘭克福兩支女足俱樂部隊的贊助商安聯並不認為這是一場公益秀,而認為這是實實在在讓自己受益的生意他們不僅僅是贊助商,更是德國女足內容合作夥伴——安聯組建了專業的團隊,負責德國女足宣傳片、社交網路內容製作與維護     “在男足領域,贊助商出一筆錢買下背景板或者球衣上的一片廣告,就有很高的曝光率,但女足需要去經營,”安聯保險合作事務總監皮特·科特告訴記者     從贊助商的角度來看,自己負責內容的製作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植入企業理念,增加品牌曝光度,對於德國足協來說,又可以節省人力和財力成本,形成一種雙贏的局面     在國內,花重金贊助女超聯賽的樂視,作為一個擁有版權和平臺的移動互聯網企業,在內容上完全有條件這麼做問題關鍵在於如何與管理部門對接,邊界在哪能夠有多少施展空間     (小標題)“足球人”還是“社會人”     作為世界上最賺錢的女足運動員,摩根90%的收入都來自個人贊助商在美國,摩根在社區和學校中有著強大的影響力她成為萬人迷的關鍵是什么     “摩根、瓦姆巴赫,她們除了踢球好,都有非常特別的性格,或者說是一種非常社會化的性格,”高特雷柏說       摩根是一個已經出版了四本書的兒童讀物作家,她曾登上過《美國偶像》的舞臺,還出演過電視劇——顯然,一個女足球星並非只是在球場上煉成的     在國家隊的整體包裝和商業運作之外,摩根、瓦姆巴赫等明星的成長經歷表明,自我經營能力更是決定一個運動員能否成為球星的關鍵     中國女足的姑娘們有潛力       22歲的隊長吳海燕在與美國大戰的前一天來到酒店的運河邊,拍了一張跳躍的照片,然後在微博正文裏寫了兩個英文單詞:“sunshine girl”(陽光女孩);最“紅”的門將王飛幾乎每天都要在微博上發自拍照,並經常能夠吸引上千名粉絲留言     雖然女足很難職業化,但其背後的商業邏輯同樣是眼球經濟和粉絲經濟     王飛曾在世界盃期間對記者說“顏值沒什么用”,但在社交網路上堅持發漂亮的自拍照顯然讓她贏得了很多粉絲的青睞     在這個時代,如何包裝自己、應對媒體,怎樣進行個人形象管理都是學問如果仍然用幾十年前的老思維把球員圈養起來,怕她們“分心”影響比賽成績,無疑是用原始人的思維在現代社會生活         “球員”可以與世隔絕,但“球星”必須是一個社會人因此,“造星運動”終極手段的目標是讓女足回歸她們本應身處的社會     無論國內國外,幾乎已經形成一個共識:踢足球的姑娘不是特殊群體,她們必須接受正常的教育,在青蔥歲月進入校園,和其他女孩子一樣,和其他女孩一起,去學習、去追劇、去化粧、去戀愛、去社交……     只有教育才能讓人更好地融入社會,